精彩小说尽在龙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只想苟在皇位的我一统世界

>

只想苟在皇位的我一统世界

鹤舞 著

军事历史 朱由检 魏忠贤

正在连载中的军事历史《只想苟在皇位的我一统世界》,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魏忠贤朱由检,由大神作者“鹤舞”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穿越大明,刚睁眼就要登基为帝,各方势力虎视眈眈——绑定国运,系统觉醒,开局一粒九转金丹,成就陆地神仙!本想当个咸鱼皇帝,奈何外敌遍地,弹指覆灭,成就世界蓝图……...

来源:cd   主角: 魏忠贤朱由检   更新: 2024-03-21 21: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军事历史《只想苟在皇位的我一统世界》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鹤舞”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魏忠贤朱由检,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沈炼脸色难看至极,对着魏忠贤拱了拱手,径直离去。这一路。经历了不下十次拼死搏杀,个个都是东西厂的高手,艰难无比。但令他疑惑的是,东厂督主曹正淳,西厂督主雨化田,却没有亲自前来...

第6章

皇宫宫门前。

宫卫立刻迎了上来。

到了这里,没有人再敢施展武功进行攻击。

否则,将被视为对大明朝廷的挑衅。

即使是东西厂,也默契在距宫门一里地的地方,停止了所有动作。

沈炼浑身浴血,随行者,仅剩青龙、朱雀和白虎三位千户,但也个个身负伤势。

“魏大监,皇宫到了。

沈炼脸色难看至极,对着魏忠贤拱了拱手,径直离去。

这一路。

经历了不下十次拼死搏杀,个个都是东西厂的高手,艰难无比。

但令他疑惑的是,东厂督主曹正淳,西厂督主雨化田,却没有亲自前来。

这种分批次的袭杀方式。

更像是东西厂在京城中的暗柱,根据自身判断的,痛打落水狗。

不过,这是件好事。

曹督主和雨督主,都是不逊色于他的大高手,要是联手袭来,他和三位千户估计也要折进去。

“魏大监,您不入宫吗?

宫卫牵走被血染成红色的马,恭敬道“陛下有口谕,今晚若您前来,不必通禀等诏,可直入乾清宫。

魏忠贤的东厂督主是被免了,可司礼监秉笔太监的身份还在,不是他这个小小的宫卫能小觑的。

再加上有陛下的口谕,这份恭敬,还是要保持的。

“等!

“魏大监是在等谁?

“两位老朋友!

魏忠贤转过身,看着来时的方向,惨笑了一下,呢喃道“良卿,我赌赢了!

先是失掉了东厂,又亲手毁去了阉党,既没有武功傍身,又没有侍卫保护。

那时,是他最危险的时刻。

可没有办法,只有这样,才能向高居九天的新皇证明,他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重获新皇的信任,保住这条苟延残喘的老命。

就这样,开启了人生最大的一场赌博。

第一赌,赌锦衣卫会比东西厂先赶到大火中的私宅。

第二赌,赌锦衣卫都指挥使沈炼,会因辽东灾情,对他进行保护。

第三赌,也是最重要的赌博,赌他能在锦衣卫保护下,冲出曹正淳雨化田东西厂的袭杀,抵达宫门前。

任何一赌输了,丢掉的,就是他的命。

幸好,他赢了。

哒哒哒!

哒哒哒!

一黑一白,两匹千里马,近乎同时出现在魏忠贤身前。

曹正淳和雨化田,飞身下马,浑厚的内力尽聚掌心,有种誓要将魏忠贤立毙掌下的架势。

魏忠贤脸颊两旁的头发被吹起,宛若在狂风中摇曳,但却没有造成丝毫伤害。

“辽东灾情的事,想必两位督主已经知晓了,现在,就随咱家一同入宫吧!

魏忠贤没有在意,淡漠转过身,朝着宫里走去。

曾经笔直的腰杆,逐渐佝偻下来,染黑的头发,也变得枯白。

像极了普通的民间老翁。

“该死!

曹督主当场破防。

东厂,是陛下交给他的第一件事,他岂能不尽心尽力。

从回到厂里,就着手清洗掉姓魏的死忠和走狗,以及各方的探子眼线。

完全没有想过,这姓魏的会如此果决和狠辣,抛掉了一切,去赌这个活下去的机会。

这才导致,他得到辽东灾情和魏家私宅被烧的消息后,立刻飞奔而来,想要手刃旧敌,终究还是错过了。

“入宫吧。

雨督主用内力震去肩上的雪,轻松写意道。

对于魏忠贤,能杀,自然要杀,不能杀,也无伤大雅。

虽有遗憾,但并没有多少执念。

……

乾清宫。

“陛下,在内帑库藏地下三丈处,有黄金二百万两,有白银一千五百万两,有珍宝书画价值一千万两纹银,有田契商铺价值五百万两纹银。

魏忠贤跪伏在地,直接坦率交代了这些年全部所得。

内帑。

就是皇帝的私人钱袋子。

皇帝从这里面花钱,皇帝不必知会内阁和户部,不会有礼部或者御史上奏折劝谏。

解决掉了以往皇帝从国库花钱,面临的种种问题。

就比如玩的兴起时,赏妃子些金银首饰,钱就可以从这里面出。

避免了群臣上谏,皇帝迫于无奈,把赏赐收回去的尴尬情况。

是本朝的一大特色。

内帑钱粮来源,主要是皇家田地和皇家一点小生意,基本上没多少钱。

但这回,悄无声息的,被魏忠贤塞进去了那么多东西。

难怪查不到魏忠贤的小金库在哪?

这谁能想到?

曹督主和雨督主躬身站着,嘴角不停抽搐,心中腹诽不已。

“已经是四更天了,火烧的也差不多了,魏忠贤也应是死在大火中!

朱由检俯视着闻言抖若筛糠的人儿,缓缓道“从今天起,只有魏忠!

“老奴,谢过陛下。

魏忠的心,都蹦到嗓子眼了,又落回了肚子里,激动到泛泪,叩首道。

去掉了贤字,获得了新生。

“陛下,这是奴婢成为东厂督主后,整顿东厂时,发现的军国大事,请陛下过目。

在这个主奴相宜的时刻,曹督主“恰逢其会拿出来那封隐瞒后金入侵、辽东百万灾民的情报,呈了上去。

并且,把自己从中摘了出去。

这事,是当了东厂督主后知道的,之前,完全不知。

该是谁的责任,谁担着去。

“奴婢这也有一份军国大事,是抄录的辽东情报,手下人千里昼夜不停赶回送来的,请陛下过目。

雨督主从锦服中,拿出了准备好的情报,呈递上去。

两封一模一样的情报,先后被朱由检阅览,脸色,也由红变白再变青。

“陛下,老奴也是在三个时辰前才知……

“好得很啊!

朱由检一掌震碎了御案,纷纷气势爆发,怒不可遏道“阉党,东林党和锦衣卫,真的朕的好臣子啊!

后金肆虐。

波及到整个辽东,也影响到了国朝气运。

再这样折腾下去,对他这个绑定国运的陆地神仙来说,怕是要被连带着没几年就去世了。

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

魏忠、曹正淳和雨化田,来不及震惊就被震晕过去。

“传朕旨意,群臣入宫朝会!

小说《只想苟在皇位的我一统世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只想苟在皇位的我一统世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