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深度试爱

>

深度试爱

雪天吃雪糕 著

现代言情 陈以柯 靳暮歌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深度试爱》,是以靳暮歌陈以柯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雪天吃雪糕”,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敢一见面就跟她谈潜规则?敢装不认识她?还敢顶着别人未婚夫的身份,要她做小的?好!姓陈的,你拽!这也就算了,她去跟前辈搭档外景,他居然让他的助理千里迢迢过来嘱咐她,离男的远一点,不然你明天就见不到他了!他未婚妻来挑衅,她要反击,他却淡漠地说,斯文一点儿,怎么说,你也是当过名媛的人。她要收拾东西离开,他却直接将她甩上床,语气阴冷,要走,我还没有睡够呢。特么的,她是跟他有仇还是跟他有仇啊?...

来源:qywx   主角: 靳暮歌陈以柯   更新: 2024-03-21 20: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深度试爱》是“雪天吃雪糕”的小说。内容精选:”手术,住院的费用都是陈以柯手底下的人办的,欠钱可以还清,做了小三,一辈子都清白不了了。闻言的陈以柯,目光暗下一层来,深深地锁着面前的这个小女人,刚才还是一副梨花带雨的可人心疼摸样,转眼就换了一张脸。不劳他费心,难道是另一个男人?那天看见的那一个?陈以柯的脸彻底沉下来,这场战役才刚刚开始,敌人太快投...

第二十四章 查清楚

眼泪在眨眼的那一刻猝不及防的掉下来,砸在地上四分五裂。

靳暮歌对上陈以柯的双眼,不急不缓的回,“这个就不劳陈先生费心了,一个吻还一个人情,也算是值了,至于钱,我会还的,也请你以后,大人大量,不要再跟我这种小人物纠缠。

手术,住院的费用都是陈以柯手底下的人办的,欠钱可以还清,做了小三,一辈子都清白不了了。

闻言的陈以柯,目光暗下一层来,深深地锁着面前的这个小女人,刚才还是一副梨花带雨的可人心疼摸样,转眼就换了一张脸。

不劳他费心,难道是另一个男人?那天看见的那一个?

陈以柯的脸彻底沉下来,这场战役才刚刚开始,敌人太快投降的话,也失了乐趣不是吗?

想到这,陈以柯的眸光晦暗不明的看向靳暮歌,一时间温柔宠溺的不成样子,伸手抚平靳暮歌头上因为他刚才动作的剧烈而捣乱的发丝。

“我不着急,时间会证明,谁是最适合你的……我打赌,你早晚是我的。

说完,不等靳暮歌反应,佛袖离开。

看着陈以柯离开的背影,靳暮歌的双手握成了拳头。

她不是什么私人的物品,什么时候灌上他陈以柯私人所有的标签了?

打赌,我死也不会是你的。

病床上微弱的动态,把靳暮歌所有的注意力集中过去,术后的靳母醒了,靳暮歌激动地赶紧去叫医生。

医生仔细的检查后,已经没有问题。

靳母就抓住了靳暮歌的手,微弱的声音叫着靳暮歌的名字,“暮歌……

“妈,妈,我知道,我知道您要说什么。靳暮歌赶紧安抚下母亲,“您放心,我不会再跟他有什么关系,以后绝不会了,我只求妈您能好好的,别再这样吓我了。

说着,靳暮歌的眼眶红了,靳母的手抚上靳暮歌的脸。

安抚好母亲,已经是半夜,请假的事情明天再办,折腾到这么晚,体力和精神已经严重不支,身体极度的匮乏,靳暮歌就着母亲旁边的床睡下去。

而在Z市的另一边,陈氏集团顶楼的灯还亮着。

夜景璀璨,俯瞰这一整座的城市,陈以柯突然有了欣赏这座城市夜景的景致,他晃着手中高脚杯的红色液体,在灯光的映衬下越发的甘醇迷香。

陈以柯的黑色外套搭在身后的椅背上,宝石蓝色的衬衫,扣子开了两颗,健硕的胸膛更显得不羁和迷人,他啜了一口杯里的红酒。

站在落地窗前,盯着窗外的双目如炬,不急不缓的沉声吩咐“去查,X.E,所有的跟靳暮歌有关系的人都要查,另外,靳暮歌现在的住址,近况,生活能力水平,以及社会关系网,都一样不落的给我查清楚。

身后一直恭敬站着的陈越,得到这样的命令,一点没觉得意外,从第一次看见靳暮歌开始,从陈先生近日所做的事,包括那副看靳小姐时的眼神,都是他这个贴身跟了几年的人没见过的。

冥冥之中已经知道这一场纠缠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因为陈以柯,陈先生是什么人?无论商场中还是什么别的,只有他不想要的,没有他得不到的。

陈越欣然领了命令去办。

诺大的房间里只剩陈以柯一人,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氛围下,无疑扩大了整个人的空虚感。

这种是什么的东西,他陈以柯不知道,只知道这种感觉,在七年前,那个女人消失的那一瞬就有了,很强烈的。

“以柯,我如果以后不想着继承父业怎么办?

“以柯,我脸上开始冒痘痘了,顿觉生无可恋。

“陈以柯,你是不是想死!

“以柯,真希望这样的时光可以慢一点,更慢一点。

“以柯……

“……

这些本觉得无用,又琐碎的记忆,怎么到现在想起来都还这么真切?这些无聊又呱噪的问题,想不起来自己当时的答案了。

只是,还记得……

她这一声又一声的以柯额。

不停地,叫着,笑着,像刻在脑子里了。

对着这空洞摧残的夜,嘴角不自然上扬,陈以柯看着落地窗上倒映出来的自己,顿时僵住了。

能给他造成这种影响的人,他陈以柯是没有理由不恨的。

七年前就这样不声不响的消失,七年后又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变得伶牙俐齿,能说会道,总能挑起他无端的怒火。

而且,她身边竟然还出现了别的男人。

“砰———的一声,陈以柯手里的酒杯被捏碎了,杯子里的红酒应声喷溅出来,溅在对面的落地窗上,镜子里的人灯影幢幢。

红酒溅在手上,就着鲜红的血滴下来,滴在地摊上。

他转身栖身在宽厚的黑色椅背里,闭上眼睛。

第二天一早,靳暮歌就打电话请了假,想到最近杂志社的同事们对她的事都议论纷纷,这样歇一歇也好,也能安心的照顾母亲。

伺候母亲吃过饭,药力的作用,靳母又睡过去,靳暮歌打算把母亲换下来的衣服洗一洗,出了病房门就看见远处走来的楚襄钦,还有他身边的李悦。

靳暮歌停在病房门口,看着两人正说笑着走来,今天的李悦,看上去比平时活泼很多,眼睛里的笑容都看得见了。

楚襄钦看过来,正迎上靳暮歌的目光,便提着东西快步走过来,李悦顿了一下,看见靳暮歌,眼里闪过黯然之色,也跟了过来。

还没等楚襄钦开口,李悦将手里的一大束鲜花和果篮推到靳暮歌怀里,“伯母怎么样?还好吧?

靳暮歌赶紧接过来,引着两人进到病房,“幸亏送来的及时,没事了,都挺忙的,还麻烦你们来看望。

楚襄钦看见靳暮歌眼底的青黑露出担忧的神色,先解了靳暮歌的担忧,“工作上的事情你不用担心,你没做完的后续工作,我给你接手过来了,你就安心照顾伯母。

靳暮歌感激的看着楚襄钦,还是前辈最了解自己,这样悬着的一颗心就放下了,“谢谢前辈。

小说《深度试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深度试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