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嫡女心计

>

嫡女心计

月下高歌 著

现代言情 谢琅华 谢瑶华

现代言情《嫡女心计》是由作者“月下高歌”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谢琅华谢瑶华,其中内容简介:谢琅华明明是侯府的嫡女,却活的连个婢女都不如。娘亲被人陷害惨死,落得个身败名裂,死后连祠堂都入不得。血脉相连的亲弟弟被人故意养歪,染上花柳病而死,成了整个京都的笑柄。而她与萧陌一出生便定下婚约,一心痴慕与他,却被他三次退婚,终以妾的身份嫁与他。幼子被他们剜心入药,她最后烈火焚身而死。再次睁开眼,谢琅华重回十五岁。这一世,她步步为营,百般算计,誓要护住上一世惨死的亲人。更要让那些负了她的人,生不如死!...

来源:mbsc   主角: 谢琅华谢瑶华   更新: 2024-03-20 21: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嫡女心计》是网络作者“月下高歌”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谢琅华谢瑶华,详情概述:母亲什么都不知道,而她也不想让她知道这么肮脏的事。可是秋燕是万万留不得了。这样的事也只有她做来,才不会引起赵氏的怀疑。她面色一沉,故作生气的摸样,开口说道:“母亲,难道我连这么一件小事都做不得主了吗?”萧氏没有想到谢琅华竟是这样气恼...

第十六章 发难

听谢琅华这么一说,秋燕真的怕了,以她这样的身份倘若被卖出府去,只有两个下场,一是趁着她年轻又稍有几分姿色卖入秦楼楚馆,二是卖给稍有家底的人做小老婆,无论那条路都是她所不愿的。

“大小姐,奴婢知错了,求大小姐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秋燕一脸灰败,跪在谢琅华跟前重重的磕着头,一个接着一个,不过片刻,额上便渗出血来。

谢琅华无动于衷的站在那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眼中闪过丝丝讥讽。

秋燕是母亲的陪嫁丫头,虽不比钱妈妈和白妈妈时间久,却也有七八年了,如今她也二十五六岁了,母亲待她们向来亲厚,若是换做旁的什么事,她都可以原谅她,唯有伤害母亲,是她无法原谅的。

见求谢琅华无望,秋燕调转方向,跪在萧氏跟前,泪眼模糊的哀求道“夫人,奴婢知错了,求求夫人看着奴婢服侍多年的份上,就饶了奴婢这一回吧!

萧氏素来是个心软的,若是不然怎能让一个妾室骑在她头上作威作福,甚至算计的她身败名裂,到死都蒙在鼓里。

萧氏抬头看了谢琅华一眼,声音放缓“琅华,不若就饶了她这一次吧!

秋燕服侍向来贴心,此事也是事关我的身体她才乱了分寸。

谢琅华没有开口。

母亲什么都不知道,而她也不想让她知道这么肮脏的事。

可是秋燕是万万留不得了。

这样的事也只有她做来,才不会引起赵氏的怀疑。

她面色一沉,故作生气的摸样,开口说道“母亲,难道我连这么一件小事都做不得主了吗?

萧氏没有想到谢琅华竟是这样气恼。

“奴婢给大小姐端来参汤了,求大小姐看着秋燕服侍夫人多年的份上就饶了秋燕这一回吧!

就在那时,白妈妈端着参汤走了进来,她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秋燕,笑眯眯的朝谢琅华走了过去。

钱妈妈也走了进来,她抬手给了秋燕两巴掌,秋燕的脸瞬间肿了起来。

“奴婢知错了!

秋燕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哭的好不可怜。

钱妈妈冷眼扫了秋燕一眼,冲着谢琅华笑道“大小姐息怒,老奴已教训过这刁奴了,若是大小姐还不解气,尽管命人拖出去打上一顿,如今夫人身子不好,跟前可少不了服侍的人。

萧氏一向倚重白妈妈和钱妈妈,如今连她们二人都开口为秋燕求情了。

萧氏接过白妈妈端来的参汤,亲手递给谢琅华,笑着说道“快趁热把参汤喝了吧!

也是想着让谢琅华消消气。

谢琅华接过萧氏递来的参汤,视线来回在白妈妈和钱妈妈身上扫荡,她面上没有一丝波澜,眼底却是凝结成冰,一片肃杀之气。

先前她还拿不定主意,母亲房中的人究竟几个人被赵氏收买了,如今看来,竟尽数被赵氏给拿下来,秋燕也就算了,钱妈妈和白妈妈可是母亲身边的老人了,都是从小看着母亲长大的,竟也做了这等吃里扒外的事,就不怕遭天谴吗?

真真可恶至极。

更可恨的是,她如今偏偏不能动钱妈妈和白妈妈。

谢琅华一口饮尽参汤,见萧氏也准备喝参汤,一把抢过她手中的那碗,不由分说一口饮尽。

萧氏见此满目宠溺的笑了起来,轻声叹道“琅华还跟小时候一样贪吃。

见谢琅华喝了参汤,秋燕,白妈妈还有钱妈妈都松了一口气,以为她定会松个口。

哪知谢琅华扬眉一笑,重重的把手中的瓷碗搁在桌上,垂眸说道“来人啊!

还不把和刁奴给我拖下去,难不成要我亲自动手!

她既然开了这个口,断然不会再留下秋燕。

她与赵氏之间的战争今日正式拉开帷幕。

“不要啊!

夫人!

秋燕死死地拽着萧氏的衣角,放声痛哭起来,怎么也不肯松手。

白妈妈和钱妈妈目不转睛的看着萧氏,不约而同说道“夫人,看在秋燕服侍一向尽心的份上,就饶了她这一次吧!

萧氏抬头朝谢琅华看去,见谢琅华一脸不悦,她扭过头去再不看秋燕一眼,任由仆从把秋燕拖了出去。

“夫人……夜风徐徐,秋燕的哭喊声格外的慎人。

白妈妈和钱妈妈见此也不再开口。

秋燕被拖出的那瞬间,谢琅华展出一个笑颜,柔柔的看着萧氏说道“母亲房中的参汤果然很是可口。

说话同时,她余光漫不经心的落在白妈妈与钱妈妈身上,只见她们两人身子一僵,皆垂下头去。

可见心中也是虚的。

谢琅华不动声色的一笑,又陪了萧氏一会,才带着春桃立刻。

出了萧氏的院子,夜色正浓,清幽的月光洒了一地。

春桃一向是个爱操心的,她跟着谢琅华身旁,一脸担忧的说道“大小姐,既然白妈妈和钱妈妈都开口了,怎么样也得饶了秋燕才是,若是不然她们又该在背后议论大小姐了。

谢琅华脚下一顿,扭过头来看着春桃大义凛然的说道“你家小姐何时怕过别人的议论?

嘴长在别人身上,她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去。

从前她无惧她们的议论,如今就更是不怕了。

她这一生是打定了主意不再嫁人的,既如此名声什么的又与她何干?

她只管恣意的活着就是了。

“唉!

春桃忍不住叹了一声。

这一日车马劳顿的,加上遇上山匪有受了不小的惊吓,回到院子后,谢琅华就让春桃去歇息了。

原本她身旁是有两个贴身服侍的婢女的,可自从赵氏掌家之后,说什么要勤俭持家,便打发了她身旁的红杏,连着谢瑶华和府中的小姐身旁也都只有一个服侍的婢女。

赵氏此举一下便赢得了父亲与老夫人的赞赏。

如他们这些新贵之家,家底的确比不得那些公卿氏族之家。

谢琅华洗漱过后,躺在榻上辗转反侧,久久无法入眠。

赵氏极力阻止她见老人,不过是她不清楚她在山上到底遇到了什么事,那些山匪有没有如约而至,为何她会平安归来。

待赵氏知晓今日发生的事后,必会发难于她。

纵然她从山匪手中安然逃脱了,可终究声名受损,赵氏肯定会大做文章的。

还有赫连佑…… 她自认她今日的表现没有一点破绽,还望他不要起了疑心才好。

赵氏他们竟找来了赫连佑,对她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那边赵氏已将今日发生的一切打探清楚。

彼时,她正在用鲜玫瑰花瓣泡手,一向勤俭持家的人竟用的价比黄金的鲜玫瑰花泡手,可见有多么勤俭持家。

赵氏尚不及三十岁,虽生养了两个孩子,但保养精细,岁月好似格外厚待她,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一点痕迹,从一个小门小户的女子,到今日定远侯府真正的掌家之人,足可见赵氏的手腕多么厉害。

她垂着眸子,阴森森笑道“她不是有胆子发卖了秋燕吗?

明天我便让她滚出这定远侯府。

明面上秋燕终究是萧氏屋里的人,她纵然心有不愿,也不能光明正大的擦手萧氏屋里的事,如今也只能这样了。

可她如何能不恨,秋燕早已成了她的耳目,一直为她办事,倒也尽忠职守,骤然少了她,虽然还有白妈妈和钱妈妈在,但那两个老家伙却没有秋燕办事妥贴。

在赵氏眼中谢琅华就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以至于她连想都没有想过,是不是谢琅华发现了什么,才骤然处置了秋燕。

这也不怪赵氏,从前谢琅华仗着侯府嫡女的身份,一直是这般行事的,家中的婢子仆从看谁不顺眼,便随意处置了,此事实在是太符合她的性子了。

谢琅华浑浑噩噩便睡着了。

这一夜她睡得很不安稳,从前那些旧事,一幕幕在她脑海中回荡,一点点撕咬着她的心肺。

“谢瑶华,萧陌……她躺在榻上,死死地闭着眼,紧紧的拽着身上的薄毯,口中念着这两个人的名字,骤然睁开了眼。

那瞬间,她面色煞白,双目血红,身上的寝衣早被汗给浸透。

“大小姐。

春桃听着她的喊声,快速走了进来,被她这副摸样,瞬间给吓住了,以至于她呆呆的站在谢琅华榻前,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谢琅华低低的垂下眸子,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片刻才恢复如常。

她抬眸看了一眼春桃,声音沙哑的说道“春桃,你怎么来了?

可是天亮了?

春桃这才回过神来,她扭头看了一眼窗外,转身给谢琅华倒了一杯清水,伸手递给她,缓缓说道“天亮了,奴婢听到大小姐的叫喊便过来了。

谢琅华接过春桃递来的水,一口饮尽,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淡淡笑道“既然天亮了,也该起身了。

今日必是一个多事之秋,可她却不怕!

她要一点一点亮出她的爪牙来。

春桃转身给谢琅华拿来衣裙,服侍谢琅华起身。

“姐姐,你起身了吗?

大早起的听闻姐姐昨日去甘泉寺的时候竟遇到了山匪,我担心姐姐身体有恙,这不就急巴巴的赶来了。

谢琅华不过刚刚穿戴整齐,洗漱过后,谢瑶华的声音便在门外响起。

小说《嫡女心计》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嫡女心计》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