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全集小说惊世义兄宠她上天小说

>

全集小说惊世义兄宠她上天小说

秦慕辛 著

古代言情 秦乂 秦慕辛

精品古代言情《惊世义兄宠她上天小说》,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秦慕辛秦乂,是作者大神“秦慕辛”出品的,简介如下:秦老将军僵在原地,手里握着佩剑,一时间迈不动步子。看着自己捧在掌心的女儿被秦霄贤害成这幅模样,他浑身颤抖,恨不能将秦霄贤碎尸万段!然而……秦霄贤毕竟是他兄长的遗子,是兄长留于世上唯一的血脉。身为兄弟,他不能杀了秦霄贤。但身为父亲,他也无法眼睁睁瞧着女儿受苦!......

来源:fcdbd   主角: 秦慕辛秦乂   更新: 2023-09-05 17:4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惊世义兄宠她上天小说》,现已完本,主角是秦慕辛秦乂,由作者“秦慕辛”书写完成,文章简述:二月的时候,京中传来消息,老宇帝病重。然没过半个月,便驾崩了。这段时间,秦慕辛过得安宁且快乐。如果说这一世有什么改变,大概就只有秦乂是她生命里的变数,其余的应该不会有太大的改变...

惊世义兄:宠她上天小说第25章  

秦慕辛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从楚氏头发里落下来的发簪,弯身捡起,又轻轻地别在了楚氏松散的发髻上。
秦慕辛温声细气道“我自己的丫头,什么品行我自己知道。
婶母说她目无尊卑,今日婶母敢让嬷嬷拖拽我,这里是威远侯府,您真把自个当这里的女主人了,到底谁才是目无尊卑您心里难道不清楚么。
“您若心里不服气,等我爹回来,大可以去他面前告一状。
正好,把新仇旧账都算一算。
这中馈之权握在您手里,到方便自己徇私了。
我爹不知道也就罢了,若是知道,眼里容得下沙子么。
到时候您一家三口,就真的是寄人篱下了。
楚氏苍白的脸色不定。
等威远侯回来,听说了下午梅园里发生的事。
李嬷嬷只剩下一口气,已经被抬去救治了。
而楚氏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卧床不起。
只不过利弊当前,楚氏还是能够权衡,绝口不提要打折扶渠的事,就更不会提事情的前因后果。
只说时下午时携秦慕辛在梅园里赏梅,那条狗突然窜进来作恶才造成了这样的后果。
楚氏不提秦乂,秦慕辛便也不提其他,双方算是达成了一定的共识。
不然真若追究起来,到底是失察让狼犬自己挣脱了绳子,还是故意有人为之,完全是两种不同性质的行为。
要是让威远侯知道是后者,而且还是在自个家里发生这样的事,就算秦乂是他的儿子,他也一定会严惩不贷。
上次秦昊就受了一百军棍,秦昊一百军棍肯定不会少的。
秦慕辛尽管知道秦乂性狠,更亲眼见过他阴狠的模样,可她宁愿和楚氏暂且息事宁人,也还是要包庇他。
那是她哥,棍子打在他身上,她得多心疼啊。
况且今日若不是他,可能扶渠的双腿就会没有了。
这一世的秦慕辛是很护短的。
因为这一世围绕在她身边的人都是真正让她感到温暖的人,她想要加倍地珍惜。
眼下秦慕辛和秦乂两人跪在威远侯面前。
秦慕辛抢先说道“是我没把狼犬给栓好,不关二哥的事。
爹要罚就罚我吧。
威远侯看了一眼秦乂,道“刀杀人,狗咬人,主要还是看刀握在谁的手里,看狗的主人是谁,不然你要去跟一把刀、一条狗讨论对错吗?
这次狼犬跑出来伤人,总要有个交代,你们兄妹俩谁受罚?
秦慕辛看见威远侯是在对秦乂说这话的,分明是打算让秦乂受罚,顿时心就提了起来,想也不想就跟护小鸡似的一把抱住秦乂,道“爹别打他,我受罚好不好。
偏偏她身子小,护得又不像样子。
秦乂身形比她宽阔高大,她跪着挪过去搂着秦乂的脖颈,便像是挂在他身上一般。
秦乂顿了顿,低头看着这个一心护他的小丫头,枯井无波的眼神里,终于有了一丝丝波澜。
秦乂抬手,轻轻摸了摸秦慕辛的头,有些无奈道“辛儿别闹,我受罚。
好在最后,在秦慕辛恳恳切切的目光下,威远侯也没有重罚秦乂,只罚他去跪一晚祠堂。
而秦慕辛再三跟威远侯保证,一定看好狼犬再不让它出来伤人,才终于把狼犬保住。
从威远侯那里出来以后,秦乂就径直去了祠堂。
想着祠堂里寒冷,秦乂连晚饭都没吃,秦慕辛怎能放心得下。
遂夜里装了点心,又拿了一件麾毡,偷偷摸摸来祠堂看他。
祠堂里庄严肃穆,四面墙壁和门扉是挡风的,可仍旧抵挡不住这冬夜里的一股子冰冷。
烛台上光火幽幽,秦乂跪在蒲团上,背影笔直如松,十分遒劲。
秦慕辛进了门,把门关上,就迈着小碎步来到秦乂身边跪坐下,忙把麾毡披在秦乂肩上,从食盒里取出一样样点心,道“二哥饿了没,我给你带了吃的来。
秦乂垂眼看着她忙着手里的,又听她絮絮叨叨道“这会儿厨房里没热饭了,所以就这些点心,我一个没吃,全留着给你。
你冷吗,要不歇会儿,反正爹看不着,你坐着呗。
秦乂笑了下,道“爹虽看不见,祖宗却看着。
秦慕辛像没听见似的,又自顾自说了一阵,才抬起头来看他,问“二哥,你怎么不说话?
秦乂伸手去摸秦慕辛的耳朵,“又听不见了?
秦慕辛勉强看他口型,道“下午时耳朵里安静过一会儿,后来又好了。
我以为没事的,现在竟听不见二哥说话。
说着她又对他笑,道“二哥别担心,通常我睡过一晚以后,明天起来就好了。
她伸手去挠,又挠不到,“只有些痒。
秦乂便扶着她的头偏向他的手心,另一只手极轻地拍着她另一只耳朵。
不一会儿,有微微热的液体顺着她的耳朵流到了秦乂的手心里。
秦慕辛还在问道“是不是有水流出来了?
大概是下午不小心,耳朵里进了雪渣子了。
等秦乂往手心里一看,神色微变。
手心里的积水是淡淡的红色。
原以为她已经好了,现在看样子是又复发了。
第二日一早,大夫就来了宴春苑,重新帮秦慕辛检查耳朵,又是敷药,又是煎药。
那几天秦慕辛耳根尤其清静,几乎听不见什么声音。
就好像前世她被掌掴时,双耳淌血之初一样,雾蒙蒙的,什么都听不见。
可现如今和前世又不同了。
前世里她孤独无助,而今她有每天都过来询问她情况的爹,有整日围着她转的扶渠,还有院子里的狼犬。

小说《惊世义兄宠她上天小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集小说惊世义兄宠她上天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