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龙女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全集沈洛欢陆瑾舟全文免费阅读

>

全集沈洛欢陆瑾舟全文免费阅读

沈洛欢 著

小说推荐 沈洛欢 陆瑾舟

陆瑾舟沈洛欢是《沈洛欢陆瑾舟全文免费阅读》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沈洛欢”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小毛像接到了圣旨,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去开门。见到来人时,他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回头对陆瑾舟说道:“许队,是褚法医来了。”陆瑾舟有些意外地扬了扬眉,搓了把脸后打起精神笑道:“稀客啊。”...

来源:2c   主角: 陆瑾舟沈洛欢   更新: 2023-09-05 09: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沈洛欢陆瑾舟全文免费阅读》是作者“沈洛欢”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陆瑾舟沈洛欢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陆瑾舟有些意外地扬了扬眉,搓了把脸后打起精神笑道:“稀客啊。”褚南周放下手,见整组都神色紧绷如临大敌的样子,随口问了句:“许队,是不是我来的不是时候?”“没,正好还想问问你们法医处有没有找到让陈子曦过敏的菌类。”徐潇潇凑上前,一副包租婆催债的架势。“小褚法医,案发现场真没有其他人留下的痕迹吗?”程...

沈洛欢陆瑾舟全文免费阅读第22章

陆瑾舟心里压着火,他坐在原地笑肉不笑道“以后开会,咱们是不是还得在门口贴个请勿打扰的牌子,这一会儿功夫来几个人了。
怎么?
把这儿当菜市场了。
小毛咽了下口水,此时门外的人耐着性子又敲了两声。
陆瑾舟挥了下手。
小毛像接到了圣旨,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去开门。
见到来人时,他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回头对陆瑾舟说道“许队,是褚法医来了。
陆瑾舟有些意外地扬了扬眉,搓了把脸后打起精神笑道“稀客啊。
褚南周放下手,见整组都神色紧绷如临大敌的样子,随口问了句“许队,是不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没,正好还想问问你们法医处有没有找到让陈子曦过敏的菌类。
徐潇潇凑上前,一副包租婆催债的架势。
“小褚法医,案发现场真没有其他人留下的痕迹吗?
程浩也围了上去,“要是没人的话,她手腕上的捆绑伤又怎么会是生前捆绑呢?
我们追查了监控没有发现她被人尾随,也没有被绑架的迹象。
小毛见状顺手把大门一关,叉着腰当门神“褚法医,今天你进了这个门,不留下点什么就别想走了。
褚南周此时就像只误入狼群的羊。
陆瑾舟也不管手底下的人,颇有种山大王给猴崽子们撑腰的既视感,轻笑道“小褚法医,你别理他们,来,坐。
“我不坐了。
褚南周摇摇头,他把手里的东西拿出来,“许队,这是物证科顺路让我拿过来的,你们继续开会吧,我先走了。
他这句话里的每个字都透露出抗拒,徐潇潇忍不住调侃道“小褚法医,我们刑侦大队难道比凌晨的法医室还吓人吗?
陆瑾舟失笑,他接过东西“这是什么?
褚南周松了一口气,解释道“这是从陈子曦家里发现的移动硬盘,里面的东西你们看完之后可以直接给治安大队拿去备案。
徐潇潇听到这里也顾不上八卦褚南周,她恨不得自己长了双透视眼,眼神灼灼地盯着陆瑾舟手里的硬盘,极其兴奋道“许哥,你说这里面是啥,怎么还要给治安?
原本纠结案情发展的几个人也闻声凑了过来,冯荔披荆斩棘冲到陆瑾舟面前,捧着双手一脸虔诚“许队,我可以担当重任。
陆瑾舟把东西给冯荔递了过去,从旁边抓了一把巧克力塞给褚南周“给你们法医处的人带回去尝尝。
褚南周双手满满当当,微微蹙眉“太多了,许队。
“不多,用你们顾法医的话来说,补充一下氨基酸。
陆瑾舟不假思索道。
褚南周抿了下嘴角,小声反驳“多巴胺。
“啊?
“巧克力中含有苯乙胺,能够促进多巴胺的分泌。
褚南周小声解释。
“哦,那是我记错了。
陆瑾舟没有丝毫尴尬,反而自来熟地跟他聊了起来,“对了,你也是学医的吧?
褚南周点点头。
“哪个大学?
“南大。
季然离两个人最近,他听到这句话的同时,下意识看向陆瑾舟。
两人视线交汇,陆瑾舟的想法跟季然所想的心照不宣,他递给对方一个眼神,一边说着一边将人送出去“褚法医,你今年多大了?
“二十五。
褚南周不习惯跟人走得太近,低着头小声道。
走出房间,楼道阴冷的让人忍不住起鸡皮疙瘩,一片寂静中,只有透过没关严的窗户偶尔吹进来的穿堂风,发出了‘呜呜’的声响。
陆瑾舟将领子收了收,轻描淡写道“哦,那你认识时辰吗?
褚南周的脚步明显停顿了一下,他瞳孔微微放大“时辰?
不确定般地重复了一遍,见陆瑾舟一脸坦然,斟酌了下开口,“我不确定你说的那个人,是不是我认识的。
陆瑾舟有些好笑道“这名字很大众化吗?
褚南周哑然,喉结滚动了下“许队,我有个同班同学也叫时辰。
见对方一脸严肃,陆瑾舟打着哈哈“没事,随便聊聊。
今儿多谢你跑一趟,我得回去抓紧时间开会了。
褚南周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见陆瑾舟没有再提,他也不好继续追问,只得点了点头先走了。
这时刘屿安从会议室里跟出来,趴在门框上对着陆瑾舟喊了一句“许队,硬盘打开了,里面都是小视频。
褚南周还没走远,听见声音下意识回头看。
刘屿安见状热情地朝他挥挥手“小褚法医慢走!
常来啊!
陆瑾舟回身就拍了下刘屿安的脑袋,没好气道“整天咋咋呼呼。
刘屿安跟在陆瑾舟身后进到会议室,捂着头喊冤“是荔姐他们让我来通风报信的。
“通风报信是这么用的吗?
刘屿安闭嘴,眼珠子滴溜溜转,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徐潇潇听见声音,见人到齐了,连忙指挥着小毛端茶递水,自己则给陆瑾舟拉开椅子“许哥,观影第一排。
殷勤地就差拿鸡毛掸子掸上面的灰了。
陆瑾舟暗自好笑“这要不放一个阿凡达都对不起你给我选的位置。
“何止是阿凡达,许哥你瞧好吧。
冯荔见大家都各就各位坐好了,招呼小毛关灯拉窗帘,程浩也搬了把椅子从后排挪到了前面的VIP区域。
原本亮堂的会议室瞬间一片漆黑。
这组视频的全长约为半小时,大屏幕上模糊得像是被打了马赛克,随着画面加载缓冲两秒后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视频背景是酒店房间,只不过镜头被面前调试镜头的女人挡住了。
她动作娴熟地晃动了两下摆正机位,镜头正好对准了中间的那张双人床。
此时,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是正面大特写。
徐潇潇倒吸一口冷气,她手指颤颤巍巍地指着屏幕“这是不是前几天新闻头条里报道的那个上市公司……果然,下一秒陈子曦便报出了对方身份“张总,您来晚了啊……音质很差,底噪过大,配合这种台词听起来就更像网上那种不能播的视频了。
接下来是些无关紧要的对话,陆瑾舟听得有些刺耳,他掏了掏耳朵对冯荔说道“快进。
冯荔应了声,用鼠标将进度条拉到视频过半的位置,于是画面中的两个人有了飞速进展,从散落一地的衣服来看也知道开始的过程有多激烈。
“靠!
刘屿安涨红一张脸立马偏过头去。
神啊,他还是个纯洁的小男生,看不得妖精打架的画面。
后排零零散散的几个女警也都捂着脸不忍直视,唯独徐潇潇和冯荔两个人看的津津有味,就差拿着瓜子在那边嗑边点评了。
季然实属无奈,他拽了拽徐潇潇的胳膊“你别看了。
徐潇潇回头,义正严词道“我这都是为了工作。
屏幕上的真人秀还在继续,陆瑾舟他们虽然秉着办案心切,但在会议室里公放这种视频还是有点尴尬,他扬了下手,示意冯荔关掉视频。
等不能播的那些声音和画面消失后,刘屿安连忙起身去拉窗帘,顺道躲在窗口开了一道缝呼吸新鲜空气。
徐潇潇见季然耳尖泛红,也存了逗他的心思,语气正经声音压低“当警察的脸皮可要厚点,你说你要是毕业分到了治安大队去扫黄赶上现场直播,难不成要先等对方首站告捷再抓人啊?
季然本就是血气方刚的男人,他看着徐潇潇牙根直痒,于是背对着所有人伸手搂住她的腰,手指停留在她这段时间没有去健身房而松懈下来的软肉上,声音暗哑“徐潇潇,你不会想知道我脸皮究竟有多厚。
徐潇潇也只是嘴上逞能,实际上胆量比老鼠都小,她被季然搂住的一瞬间浑身汗毛倒立,整个人都不好了。
空气僵化。
陆瑾舟那头拍了下手将大家注意力重新集中回来。
徐潇潇见状就差直接给陆瑾舟磕头了,连忙推开季然“开会呢,注意影响。
“这视频回头给技侦一份,分析下真实性,顺便把里面涉案人员信息整理出来。
陆瑾舟扫视一圈,“昭宜,这件事交给你办。
“收到,许队。
“我看这个陈子曦也不简单。
程浩还没从方才的冲击中缓过来,连忙喝了两口水压惊,“视频明显就是进行钱色交易啊。
“我觉得不止。
季然坐直了身子,他手指轻点着尸检报告若有所思道,“许队,你当时在现场提出了一个关于乞讨的想法,现在看来陈子曦倒像是真像有所图。
“怎么说?
陆瑾舟挑眉。
“单纯的交易好像没有必要偷拍,但如果一开始就抱着敲诈勒索的心态就不一样了。
季然想了想,“就比如图财,这一切看起来就都解释通了。
程浩挠了挠头“季哥,有没有可能陈子曦拍这些视频是为了在某些网站赚钱?
徐潇潇反应快,她小声嘟哝“那些网站卖点在女方,这视频大部分都只能看到陈子曦的背影,卖不出钱的。
季然闻言嘴角微微勾起,有点像在审问犯罪嫌疑人凑到徐潇潇耳边,意味不明道“你看过?
波澜不惊的三个字,让徐潇潇再次哑火。
陆瑾舟倒是认真想了下这个问题,他把陈子曦的微信交易记录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皱眉“只有这些吗?
她名下没有其他经济来源了?
张昭宜点点头“陈子曦实名认证的微信和支付宝我们都查出来了,所有资金入账就是资料上的这些。
她顿了顿,“至于银行卡里的流水,也都是正常收入和支出。
“昭宜姐,那是不是说明陈子曦还有不实名的经济来源?
刘屿安脑子一转,“许队,我之前听治安的同事说过,那种窝点查出来的姑娘多半都是成群结队的,如果是有组织犯罪的话肯定有领头羊。
这倒是说得通,如果有团伙协助作案,那么利益分成很可能就不会摆在明面上。
“小刘,这条线你跟。
陆瑾舟也不在这里继续耗费时间,他起身在白板上逐一写下两名受害者的名字,用白板笔点了点,“大家都有思路了现在总结一下,关于钱昕案子的侦查方向谁来说?
“我觉得可以将方向放在钱昕吸毒和借贷这两方面。
毒贩是亡命徒,他们为了钱可以没有底线,借贷的那帮人也是一条道走到黑的。
徐潇潇犹豫了一下,“还有就是,关于钱程的车祸,虽然付、副队带来的线索涉及到之前骆小荷的案子,但我觉得没有必要并案调查,因为钱程在本案中作为受害者,没有相关利益纠纷。
“许队,我也觉得钱程的车祸没有必要再查下去了。
程浩附和,“虽然感觉很巧合,但车祸这种事情很难人为操纵,毕竟里面存在的不确定性太多了。
就单说张林当晚选择哪条路,几点回家,这都是未知数。
季然见陆瑾舟没开口,他转回到调查重点上面“钱昕的社会关系网其实并不复杂,我们会将下一步的重点放在刚才潇潇说的那部分,至于钱程,在不浪费警力的条件下可以适当跟一两天。
“关于时辰,你们有什么想法?
陆瑾舟突然开口问道。
刘屿安跟徐潇潇对望一眼,迟疑道“我觉得时辰主要还是看有没有作案时间吧。
“那她有吗?
刘屿安后背一凉,求助的目光投向徐潇潇。
对方摸了摸鼻子,含糊其辞“要不就跟钱程一样,跟两天看看。
陆瑾舟没有立即作声,有节奏地转着手中的记号笔,对着安排并没有反对,‘嗯’了声继续道“钱昕的案子过了。
下一个,谁说说陈子曦。
程浩弱弱地举起手“我觉得可以把调查方向放在那些给陈子曦转账的人,还有这些小视频的男主角上面。
冯荔补充“包括墨传媒的老板。
张昭宜想了想“我觉得还可以从韩教授那边突破一下,毕竟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真的很多,没准陈子曦会不经意跟他透露一些情况。
剩下的人对他们的发言都表示赞同,小毛同时也整理好了会议记录,他伸了个懒腰朝旁边的刘屿安问了一嘴“刘哥,发群里?
刘屿安都快ptsd了,他头皮一紧“别提群,我们还是朋友。
所有的真相总有水落石出的那天,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
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案情分析会终于结束了,陆瑾舟拿着自己的东西先一步回宿舍。
他连续好几天没怎么合眼了,现在案件的侦破方向定下来后,整个人的神经都轻松了不少,恨不得下一秒就躺在宿舍床上睡个天荒地老。
-凌晨十二点的钟声响起,黑漆漆的天空上飘起了零星的雪花,圣诞节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沈洛欢站在窗前,她将额头贴在冰冷的玻璃上,寒意透过皮肤蔓延到四肢,仅仅停留一秒后她便直起身子。
眼前玻璃上的哈气逐渐凝成水珠,顺着光滑的镜面流淌下来。
沈洛欢眼底闪过一丝狠戾,猛地抬手将上面的水痕抹去,复而又恢复到平日里示人的恬静模样,声音轻柔地诉说着。
“小玫,圣诞快乐。

小说《沈洛欢陆瑾舟全文免费阅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全集沈洛欢陆瑾舟全文免费阅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